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中国古筝网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关于我们

活动

【最新百家乐分析软件】_百家乐破解正网,皇冠网客服网址!

2016-07-26 14:17:46

了解和掌握它的意义并不在于要去赢多少钱最新百家乐分析软件 【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首存优惠仅需五倍流水 注册就送 存款返1% 周周有返 签到领大奖, 在菲律,澳门 均有实体贵宾厅 赢的开心 玩的放心】

  网上赌博网站址赔率和赌博中的概率紧密相连博彩网大全

  央广网昆明6月11日消息(记者周益帆)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云南昆明呈贡区政府一纸文书,将5000亩荒山土地使用证撤销,不仅对应的土地资产不在了,上千万的投资也打水漂,历经六年时间,云南富达租赁有限公司起诉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政府行政违法一案,终于在今年拿到了终审判决:云南高院确认呈贡区人民政府撤消土地证的行政行为违法。

  同时,因当年政府撤证的行为所造成的影响无法挽回,富达公司提出38.5亿的赔偿要求,行政赔偿诉讼案还未宣判。这例“民告官”的案件经历了怎样的曲折?案件背后又折射出司法进程的哪些进步?

  云南富达租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穆辉怎么都没想到,20年前与呈贡银乐轧钢厂的一纸协议,竟然让他此后与昆明呈贡县人民政府打了六年的官司。 “20年前,我们公司总经理认识了银乐轧钢厂(的人),银乐轧钢厂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说他们需要一条轧钢设备,资金不足,希望我们提供帮助,在谈的过程当中,他就抵押了18000平米的房屋和333公顷土地就是现在5000亩,就同意将1250万借给它,买一套设备租给它使用。”穆辉说。

  尽管20年前,两个抵押物评估之后不值1250万,但富达在考察后觉得这个企业办得不错,愿意有抵押的情况下,提供设备,双方通过云南省公证处办理了《公证书》。

  穆辉表示,公证以后,它出示的房产证和土地证都是真实的,都是呈贡县政府颁发的土地证和房产证。

  2004年,因欠款无法如期归还,厂房和土地被抵偿给了富达公司,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为此出具了民事调解书,并确认具有法律效力。

  穆辉说:“我们一拿到民事调解书,立刻申请执行,呈贡县国土局就提出来一个问题,今天的呈贡县(2004年)已经和过去不同了,未来的行政中心要搬到那里去了,不能马上变更土地证和房产证在你们名下,必须办手续,因为是原来农村的集体用地上面的房屋以及集体用地的使用权,现在都变成城市用地了,你要办就两种情况,一要么你开发,你们公司找资金在这个土地上开发,欢迎我们开发;要么呈贡县收储。”

  2008年,经昆明市政府同意,富达公司与昆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和香港的一家公司签署了一份投资协议,三方商定在富达公司的5000亩荒山土地上共同合作开发“昆明国际社区”项目。穆辉说,这在当时是个大项目:在当时08年、09年是最大的项目,昆明国际社区是20亿美金的投资,要8年投资完。

  然而,2009年11月9号,昆明市国土资源局发布了一个挂牌交易公告,几个交易的地块竟然就在富达公司名下的那5000亩荒山土地范围内。穆辉立即向昆明国土资源局反映情况:“我跟他们反映的时候,我把土地证、市政府的批复、法律文书、判决书几样都带过去了,就提醒他们回忆是不是搞错了。”

  经过沟通,一个月后,昆明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公告,中止了这几块地的挂牌交易。令穆辉没想到的是,2009年12月31号,呈贡县人民政府在报纸上发布公告,将这5000亩土地的使用证撤销了。

  穆辉说:“意味着对应的土地资产就不在了,你没有土地证了就没有土地了,法院判我们投入的1250万也打水漂了。”

  穆辉表示,富达公司和银乐轧钢厂此前都没有接到来自政府部门的任何通知,他认为呈贡县人民政府的做法违反了《行政许可法》:我们就注意国家的《行政许可法》,他要公示,要给利害关系人听证,有意见可以复议,提出复议,上级同意或支持,走完这个程序才能做撤证这个事情。

  几经考虑,2010年1月,富达公司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起诉昆明市呈贡区人民政府行政违法,要求撤销撤证决定。代理律师郝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告呈贡区政府,呈贡区人民法院能受理吗?即便受理了,他能判呈贡区政府败诉吗?没有这种可能。”

  同时,因这片荒山经公开招标、挂牌、拍卖,卖给了一家公司,土地已经被开发,行政行为造成的影响无法挽回,因此富达公司还针对厂房及土地提出1400万及38.5亿元的经济赔偿。穆辉说:“我们找昆明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去查了,5000亩土地分39宗全部卖掉了,我们依据查到的资料,到公证处做了个公证,金额算下来就是38.5亿。”

  但即使律师做了充分的考虑,穆辉说,昆明市中院和云南省高院还是相继做出裁定,对于起诉不予受理。“立案就是以我们不是利害关系驳回我们的诉讼请求,我们不是利害关系人不是土地所有人,你说是谁,是谁把1250万借给银乐轧钢厂的?”

  富达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2011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原裁定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指令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这起案件。2012年,这起案件终于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2015年4月,昆明中院审理后认为,呈贡区政府在发给轧钢厂5000亩集体荒山土地使用证时,已确定只能用于“绿化”和“综合开发”的法定用途,而轧钢厂没有进行绿化,也没有交纳出让金。土地登记机关在经过调查后,有权作出撤销原土地登记的决定。呈贡区政府作出《撤销决定》时,荒山使用权人仍在轧钢厂名下。所以,富达公司无权要求被告对荒山使用权的处理进行赔偿。驳回富达公司诉请求。这让富达公司方面无法接受。穆辉表示,“抵押给我们的土地证上明文写着是可以综合开发,如果不能作为工业用地怎么会给银乐轧钢厂?并不是交给它做绿化的。第二,抵押给我们,我们报了昆明国际社区项目,是商业开发,这是市政府、经开区管委会批的,同意我在上面盖470万平米的房子,20亿美金是拿来绿化吗?第三,在最初公证的时候,银乐轧钢厂是给农民叫了200万土地款才获得的这个土地证,如果不交就有证,一,呈贡县政府为什么要颁土地证了?二如果真没给那村委会会起诉银乐轧钢厂,都过了20年都轧钢厂都注销了也没人起诉。”

  2015年5月1号,我国新《行政诉讼法》正式实施。穆辉看到了希望,再次向云南省高院提起上诉。新《行政诉讼法》颁布以后,还有国家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工作的一些列的实施了,再上诉到云南省高院,会有改观。确实不假,从庭审到整个判决都改变了。

  2015年10月29号,云南省高院就行政行为撤销诉讼案及行政赔偿诉讼案进行了二审。2016年1月,云南高院进行终审判决,撤销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之前作出的判决,确认呈贡区人民政府撤证的行政行为违法。

  目前,关于富达公司提出的赔偿的请求,法院还未判决。但从不被受理到胜诉,富达公司长达六年时间的行政诉讼,让穆辉看到了希望。

  在很多专家看来,这个旷日持久的行政诉讼案,也反映了我国司法体制改革中,行政诉讼“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不断被推动解决的过程。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敬波此前就对媒体表示,面对行政案件,法院的独立性正在加强。个别的行政诉讼案件虽然说可以纠正一部分的行政行为,但有些损失难以计量,看似一些小小的行政违法行为,带来的危害是非常大的,应该说,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深入,法院会进一步摆脱地方的干预,为公正有效的审理行政案件,切实维护行政相对人的利益是有很大的进步。

  下面根据这个斗地主残局举2个例子来说明百家乐试玩(新闻来源:飞五游戏官网下载